Maraschino

生日快乐,纤云

万年写文不发的写手(:з」∠)_ 这次冒泡祝大师兄生快了(●'◡'●)ノ❤让所有人给纤云过一个生日

东方纤云的目标很清楚,就是抱紧主角大腿活下去,因此他安安稳稳的待在逍遥门内,“作为一个NPC”悠闲的生活,任凭白驹过逝。

所以当逍遥渡影叫他过去时,他满心想的都是自己难道又犯什么错了 希望师叔这会能够反应弧快一点不要随随便便逐出山门这种杂七杂八的事情,而他当敲开大门,却愣住了。

“大师兄生日快乐!”门内,逍遥星河和叶昭昭带头,所有弟子都跟着一起喊出了令他惊讶不已的话。“你们……怎么知道的……”东方纤云着实惊讶,穿越过来的他连自己的生日都不知道,然而……“每个弟子入门时都会记录自己的信息,当然包括诞辰。”逍遥渡影此时幽幽开口了,看起来,他是被逍遥星河磨得受不了而同意告诉她的。“咳,你毕竟是内门大弟子,正好你最近表现还不错,就当是鼓励。”逍遥渡影撇过头去,“拿去,大师兄总不能过得那么拮据。”

是一袋银子,东方纤云怔了一下,虽然说过生日送银子这种事情有些令人无语,但逍遥渡影真的允许给他庆生足以令他动容了,而下一个是逍遥星河,“大师兄,这是我的一片心意,请你收下。”逍遥星河有些扭捏,东方纤云接过,是一件精美的剑套,虽然她平时总是追着自己,但心灵手巧的她能够织出这么完整结实的剑套,也一定废了不少精力吧。

“大师兄,谢谢你平时总是陪我玩还给我讲故事,我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就只能送给你一袋点心了。”叶昭昭摸了摸头,东方纤云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一个八岁孩子能够攒钱给他买点心,也令人心里一暖。

“大师兄。”印飞星上前一步,扔了一袋子东西过来,打开一看,竟都是仙果。“别误会了,只是想告诉你不要再偷吃仙果了而已。”东方纤云抬起头,就看到印飞星装作不耐烦的别过头去,然而,袋子里明显都是长得好的大株仙果,明显是用心挑选过的。“你也好好练功吧别给逍遥门丢人了。”

“小云哥哥。”意想不到的是,龚常胜竟然也在,原来是龚常胜与逍遥星河的想法不谋而合,不过龚常胜询问的是东方家家主——东方芜穹。“小云哥哥,这是龚某的礼物,不知道小云哥哥是否喜欢。”龚常胜的礼物是最大的一个袋子,里面都是上等的法器和丹药,加起来价值不菲,可能是龚常胜全部的储存,这孩子,却悉数给了他。东方纤云不知不觉眼眶有些湿润,他没有好好关心过身边的这些人,他们却为了他如此尽心尽力。

所有的标签都不见了,东方纤云真实的看到了每一个人脸上温暖的笑意,这一刻,他不再是一个穿越而来的人,他就是逍遥门的大师兄,所有人的东方纤云。

这是上天赐予他的礼物,让他能够遇到他们。

[盾铁]临街的咖啡店

emmm,表达一下我终于找到同好的喜悦?
一个小甜饼(甜?)
ooc注意,双向暗恋,身份梗

  Steve Rogers,AKA Captain America,现在遇到了二十(九十)年来人生最大的危机。他的暗恋对象,Tony Stark,正在朝着这边走过来,而他,见鬼的还穿着滑稽可笑的玩偶服,头上带着闷闷的头套,只能紧张的站在店门口,一动不敢动。
  “你好啊大白熊,最近有什么新品么?”Tony挑了挑眉,他可不知道一家咖啡店为什么需要布偶熊来招揽顾客,因为对面新建了一所小学?得了吧,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喜欢蠢兮兮的大白熊的。不过,他倒是觉得所有孩子都会喜欢那个有着阳光灿烂笑容的店主,蓝色的眼眸仿若温柔的海。
  大白熊抖了一下,将手中的宣传单递给了Tony,草草的扫了一眼,Tony拍了拍Steve的肩膀,“谢啦。”就走进店里。然而一分钟后,他就出来了。“真是遗憾呐,你们店主不在。”Tony注意到大白熊似乎在盯着他,耸了耸肩,“没有他的招牌拿手咖啡了呢。”于是,Steve面临了人生的最大危机。是脱下布偶服留住Tony的同时颜面扫地还是眼睁睁的看着Tony坐上他亮红色的跑车离去?
  可惜Tony没给他纠结的时间,他的手机响了,“哦pepper,我知道了。”Tony小声嘟囔了几句,离开了。Steve摘下头套,好样的Steve,今天也没有和Tony搭上话呢。
  “cap?你还好么?”耳边响起询问的声音,Steve回过头,钢铁侠正站在他身边安静的看着他。“没什么……只是钢铁侠,你见到to……Stark了么?”Steve问完就觉得自己白问,钢铁侠毕竟是Tony的保镖,怎么可能——等等,这样的话,是不是意味着钢铁侠应该会了解Tony比他要多?“我当然见到了,就在不久前,Stark先生要我去——队长,你有在听么?”“哦抱歉,只是,钢铁侠……你知道Stark喜欢什么吗?”
  “喜欢什么?”钢铁侠的面甲看不出表情,但Steve从他的语气听出了他的困惑。“嗯就是,喜欢的电影,景点之类的……”Steve有些结巴起来,脸颊慢慢变红。“……队长,你该不会是对Stark先生——”“哦拜托!就,建议可以么!”Steve打断了钢铁侠意味深长的问话,有些自暴自弃了。“emmm,喜欢的东西么……比如说复仇者大厦临街的咖啡店……”Steve愣了一下,看来Tony是真的很喜欢他的咖啡啊,连钢铁侠都这么认为——“的金发碧眼的店主。”
  原来Tony更喜欢店主——等等!?钢铁侠看着Steve脸颊通红起来,语调也带了一丝调笑,“Stark先生说,那个金发碧眼的大个子还有他做的咖啡,完全是他的菜。”留下表面平静,内心几乎爆炸的Steve,钢铁侠面甲内,那漂亮的大眼睛中是藏不住的笑意。
  “钢铁侠,振作一点!”美国队长跪在金红色盔甲旁边,雷神和浩克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队长,你要不先把他的面甲摘下来吧,这样会不会把他闷死啊。”Thor提议,Steve犹豫了一下,钢铁侠的身份是保密的,虽然复仇者的身份对外都是保密的,但钢铁侠从来没有露过脸。“队长,铁罐不会已经——他的反应堆都灭了。”Clint小心翼翼的说。
  Steve深吸一口气,Thor已经打开了钢铁侠的面甲。露出的,是Steve最熟悉的,却也陌生的脸。平日总是缀满星碎的焦糖色眼睛紧闭着,只剩下一副平静灰白的模样。“Stark!?”在队友们惊讶的声音中,Steve俯身,将耳朵贴在了Tony的反应堆上,“拜托,Tony——”他握紧拳头,声音从牙关中挤出,“只要你能醒过来,我就——”“就做我的男朋友吧,甜心。”
  反应堆轰鸣响起,伴随着Tony的声音炸裂在耳畔,Steve笑了,那沾满血污和灰尘的脸上露出和Tony Stark第一次见到Steve Rogers店长时,钢铁侠第一次见到美国队长时,点亮他一生的微笑。“As you wish”

[盾铁]感谢有你

  看到了糖爸爸的采访,一下子想到了AA铁的那句“I am better because you are my friend.”算是一个小甜饼吧?ooc慎入
  emm在LOFTER发一下
  Natasha曾经吐槽过她最难以相信的是他和cap竟然忍受得了对方,的确,钢铁侠和美国队长两个复仇者联盟的领导之间,气氛用不太融洽来形容都轻了些,他们经常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最严重的时候,Steve甚至带着一半的成员离家出走,即使最后一句“他最伟大的创造是你”给解决了问题。
  很奇怪,对吧?毕竟Steve Rogers,AKA Captain America可是一个正直包容的超级士兵,他的领导力,亲和力都是公认的。但是钢铁侠Tony Stark就不一样了,他自负,孤傲,和其他人也经常斗嘴吵架。但是和Steve在一开始的磨合状态时,尤为严重。
  未来学家与过时之人,他们的观念,想法完全是不同的,就像两个极端,或是背道而驰的两个人,永远不会相遇。然而地球终究是圆的,在吵架甚至动手中,他们这群别人眼中的疯子走到了一起,成为了复仇者。他们曾经互相忍受不了对方而解散,却又因为Steve的“死亡”而重聚,终归,是成了一个家。
  有一次Clint在他们出来劝解纠纷的时候嘲笑他们两个就像为孩子操心的老爸老妈,令人意外的是Steve竟然没有反驳他,或许从那个时候,甚至更早,那种感情就埋在了心里。他们之间若有若无的暧昧,有的时候不经意的“调情”,他们都察觉到了,却也都没有说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互相变得如此熟悉了,Tony停下来看了一眼手中的制服,仅仅是凭着记忆制作的,但他可以说穿在Steve身上差不了多少。两个原本不会有交集的人却成为了并肩之友,并且为彼此而改变。“因为你我变得更好”他没有想过他会这样说出来,但是面对着分别甚至永别,他选择了一时冲动。
  在你出现之前,那个人仅仅是花花公子,亿万富翁,做事不要命的钢铁侠,是你,让他成为了真正的Tony Stark,摘下冷冰冰面甲而与队友开怀大笑的Tony Stark。
  他曾以为自己一生注定了孤单终老,没有人可以走进他荒草丛生的心底,但是命运弄人,在他抱定了这样的念头之后,那个人带着耀眼的金发与璀璨的蓝眸出现了,撕破了他周身一直驱散不去的黑暗。如果不是Steve,也就不会有复仇者联盟,也就不会有如今的Tony。
  他们相遇,相知,相熟,“是你让我染上你的习惯的。”他们不说,但他们相爱。

「凯伽」执念(下)

会考考完回来浪,注意最后结局……很千篇一律?咳,里面出现的任何人名都请不要带入本人谢谢!

红凯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伽古拉,是在战士之巅。那个一切开始,与结束的地方。
伽古拉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解脱和释然。比兰琪上前走了一步,轰然跪倒在伽古拉身边。“伽古拉大人说,让我去找你,他想……最后再见你一面。”声音颤抖,比兰琪泣不成声。“到底……发生了什么?”红凯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他的慌乱声线暴露了他的不安与恐惧。“伽古拉大人他为了帮助向他求救的整个星球的人民,潜入了一个势力内部,最后里应外合瓦解了那个势力,可是没想到,他们居然……居然放冷枪……”比兰琪深吸一口气,接着说:“伽古拉大人当时就倒了下去。我跑过去想要救他,他只告诉我带他来战士之巅,然后,让我去找你。”
不,不会的。一定是没有打中心脏否则伽古拉不会活到现在。那么,肯定还有救!红凯急忙快步走过去跪在伽古拉身边,没有绷带酒精什么的,比兰琪只能用随身携带的丝巾给伽古拉包扎,然而……红凯目光看向伽古拉的伤口,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子弹打中了内脏。原本应该是蓝色的丝巾已经完全被血染红,伽古拉的身体也因为失血过多而慢慢变冷。原本的救援队精英,如今的光之战士,第一次感觉到在死亡面前,自己是如此渺小。
“凯……”那熟悉的声线抛去了所有的伪装与虚假,红凯一怔,对上伽古拉的眼睛,那双眼睛不再如深渊一般黑暗看不到底,而是回到了两人最初相识的那段时光,那总带着笑意与温柔的目光。“伽古拉……”“嘘,凯,这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也就让一切在这里结束吧……”“不,不,伽古拉,你不是挺坚强的嘛,你肯定是在骗我了对不对?”“呵……”伽古拉低低笑了一声,“凯……能与你相遇,真是太好了呢……”即使,我们最后以这种方式结局,我也从未后悔过与你遇见。从今往后,请你继续走下去,忘了我吧,凯。
“什么啊,原来你的身体里,真的还有光明啊,伽古拉……”红凯望着面前飞舞的光粒子,再也绷不住。“咚!”是拳头捶在地上的声音,听着耳畔比兰琪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红凯咬紧嘴唇。
O50的战士之巅依旧风雪呼啸,然而这一次,却奇迹般的停了,只剩下细密的雪花纷纷扬扬的撒下,天地肃穆,仿佛,是在为那位战士举行葬礼。
能够被称为执念的东西,一定是那个人十分想要得到的吧,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可是最后,他还是没有得到。
.。.:✽・゚+.。.:✽・゚+.。.:✽・゚+以下为HE(?).。.:✽・゚+
“喂英雄,你第一天见到我的时候,叫我什么来着?”青柳尊哉拿着剧本,忽然抬起头看向一边的人。“嗯?”石黑英雄披着皮大衣,笑了笑,“大概是你听错了吧?”“诶?可是我记得有人大声朝我喊了一句什么啊……”青柳尊哉喃喃自语,石黑英雄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剧本,嘴角扬起一个弧度。他的口袋中,欧布圆环发出幽幽的蓝光。

「不是很有cp感的凯伽」太阳,地球,月亮

忽然的脑洞,小短篇。因为明天要会考大概是脑子晕了的产物。执念那一篇周六一定更!请多多指教!


光之战士——欧布奥特曼,同时也是红凯,称自己为银河的浪客,流浪的太阳。而他的宿敌也是挚友,无限魔人伽古拉斯•伽古拉,或许是因为胸口的新月伤痕,被认为是与太阳相对的月亮。
可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红凯应该是代表着地球,圆形的地球。因为啊,地球绕着太阳旋转,凯永远看向的都是正义与光明,而月球,作为地球的卫星,默默地绕着地球一个星体旋转,就像伽古拉一样,跟在凯的身后,他来到地球不是为了侵略,只是为了凯。
月球反射着太阳的光辉在黑夜里照亮世界,而伽古拉,也总是在暗地里指导凯,帮助凯。那个在一轮血月衬托下出现的男人,踏着黑暗而来,带来柔和而温暖的光。然而凯看不见,因为黑暗降临时,他早已沉睡。
我希望有一天,他能够看到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场景,那个褪去了伪装沐浴着阳光的他,在日月同辉之时,露出那个只在幻影中见到的微笑。

「凯伽」执念(中)

这个凯的智商貌似有点高?这个比兰琪比较黑?这个伽古拉爱得深沉。ooc预警
站在大街上,红凯才发现他根本不知道伽古拉在哪儿,或者说,连可能的地方他都不知道。一直以来,都是伽古拉跟在他的身后,所以当伽古拉离开了,他再转身,便找不到对方了。他才发现,他对伽古拉的了解少的可怜,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去了解伽古拉。一直以来,独自跟在他身后看着他的伽古拉的心情……是怎样的呢?眼神微微一黯,红凯叹了口气,还是前去黑星咖啡店吧,不知道老板有没有看到过伽古拉。
走进黑星咖啡店,红凯就知道自己真的是来对了地方,因为,那个穿着侍者服的人,正是自己寻觅的目标——伽古拉斯•伽古拉,没想到他居然到这里来打工了啊……红凯正准备上前一步,就看到比兰琪跑了过去,拉住伽古拉的手臂撒娇,伽古拉“宠溺”的摸了摸比兰琪的头,“温柔”的说:“我还有工作,你先到一边去。”心脏猛地抽痛,红凯不是不知道比兰琪一直执着的追逐着伽古拉,可是伽古拉明明一直都不理她。然而,心底有一个声音在问他:“既然你都幡然醒悟了,为什么伽古拉不能看向别人呢?毕竟,你让他等了那么久。”
是啊,我还有什么资格奢求伽古拉回到我的身边?明明是我自己,亲手将他推开的。红凯苦笑一声,转身走出了黑星咖啡店,再见,伽古拉。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伽古拉望向门口,却没看到红凯。“……老板,你刚刚看到那家伙了吗?”微微皱眉,伽古拉确信自己明明感应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布莱克指挥官摇摇头,他刚刚一直都在做咖啡,根本没注意到店里。伽古拉走出店门,红凯已经转过了街角,只差一点,伽古拉就能看到他。“啧。比兰琪,别缠着我了。”伽古拉不耐烦的瞥了一眼比兰琪,要不是她刚刚走过来,或许他就能看到那家伙了。
比兰琪“乖巧”的点了点头,嘴角却微微勾起,她就是看见了红凯才走过去纠缠伽古拉的,果然,红凯看到之后转身就走。光之战士欧布,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得到。伽古拉继续心不在焉的打工,眼神微微黯淡,纵然他决定要放弃红凯了,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他都没有改变这一执念,现在又怎么可能说改就改?怕是已经深入骨髓了吧。
他对凯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呢?他曾经在决定放弃的时候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是怨恨,是不甘?不,这些负面的感情,早在共同对抗大蛇的一刻就悄然崩塌了。那么,是友情,是伙伴?似乎还不止这些。伽古拉感觉到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沉寂在心里,那种感情让他感觉到不安,他清楚的知道,那不是正确的,于是他选择放弃,却发现,他做不到。
红凯和伽古拉之间原本只有十步的距离,之后,两个人背道而驰,变成了一百步,终于他们停止了增大距离,再次向着对方走去,却止步于一门的距离。谁,有勇气推开那扇门呢?
友人以上,恋人未满。

「凯伽」执念(上)

咳咳,看了几位太太或是大大写的文章再加上超全集的剧情,忍不住暗戳戳的写篇文。凯伽是我站的第一对BL,总是想要写些什么,写到一半就发现ooc太过严重_(┐「ε:)_
当然这一篇肯定还是ooc夹杂大量私设,可以说是新人?请诸位多多指教吧o(*////▽////*)q
脑洞来自浮士德太太(大大)曾经提起的如果伽古拉放下了凯会怎么做,双结局设定


能够被称为执念的东西,一定是那个人十分想要得到的吧,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的一切。
“伽古拉大人!”又来了……伽古拉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看向比兰琪,“我说了我不是你的什么白马王子,别追着我了行吗?”“可是……”“你到底为什么要追着我不放啊,仅仅是因为我当初救了你一命?”伽古拉叹了口气。“那么……伽古拉大人为什么要纠结于欧布呢?”“诶?”没想到对方反问了他一个问题,伽古拉愣住了。比兰琪咬了咬唇,“仅仅是想要证明伽古拉大人比欧布强吗?明明伽古拉大人已经很强了,为什么非要和欧布比呢?因为你们曾经是战友,因为你被光明驱逐了?”比兰琪步步紧逼,伽古拉没有答话。此时他的表情,与在地球上时救了奈绪美之后靠在墙边时一样,迷茫不解。
答案呼之欲出,到底是为了什么?其实,只是为了他自己的执念,不是力量,不是光明与黑暗,只是那个人,那个名字罢了。伽古拉忽然笑了,不带任何的伪装,温柔至极,正如战士之巅的那个幻影。比兰琪愣了一下,就听到那毫无掩饰的沉稳声线:“比兰琪,你觉得一个人的执念,是能够说放下就放下的吗?”“……当然是不可能的,那可是我一定要得到的啊。”“……也是。”伽古拉摇了摇头,转身离开。“等等伽古拉大人,欧布是往那个方向——”“我不是要去找他。”淡然打断了比兰琪的话,伽古拉头也不回。
“我还以为伽古拉那家伙又出来搞事了呢……”红凯打败了不安分的宇宙人,忽然意识到——自己,有多久没见到伽古拉了呢?貌似上一次见到他……好像是在打倒亡灵魔导士之前了吧……真的好久了啊。一开始还觉得没有伽古拉暗戳戳的搞事挺轻松的,但是现在……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仿佛失去了什么空落落的。奇异的感觉从胸腔中弥漫扩散,压在心头。“……这是SSP?竟然走到这里来了啊……”进去看看他们吧,顺便……让他们提个建议?
“啊!凯桑!你居然回来了啊!”奈绪美打工回来,见到正和捷达与阿森聊天的红凯不由一惊。“好久不见,奈绪美。”红凯笑了一下,随后道,“我这次……嗯,是想,请教一件事。”“是啊,队长,凯说他最近感觉不太对劲。”捷达点点头。“不太对劲?”“就是……怅然若失的感觉吧……”奈绪美点点头,忽然道:“凯桑,伽古拉呢?”“诶?我好久都没见到他了。”“这就对了,凯桑你是想念伽古拉了。”奈绪美点点头。“我怎么会想他?他天天给我搞事!”红凯惊讶的看着奈绪美。“凯桑真是个笨蛋呢,我都看出来了。“奈绪美摇了摇头,“我曾经说过想跟你一起走,你拒绝的时候,我就知道,凯桑果然是喜欢着别人的,而那个人,不是娜塔莎,是伽古拉。”
“先别着急否定,这样吧,凯桑,闭上眼睛,我问你,在你最伤心最难过的时候,你想到的是谁?”伤心,难过?闭上眼睛,红凯眼前浮现了一个人的身影,那个人总是会说着“你吹的口琴还是这么难听啊”而毫不留情的怼他,却在他最无助的时候赶来帮助他。“……伽古拉……”“对吧,果然是伽古拉呢。”奈绪美轻笑。红凯怔了一会儿,猛然抬起头,“谢谢你,奈绪美!”接着跑出了SSP。“真是的……凯桑,要加油啊。”奈绪美淡笑。

「诺扎」人不可貌相

吃醋梗,诺亚大神切开是黑的
最近诺亚很郁闷,是的,因为他的适能者之一孤门,在变成他的样子和扎基打了一架之后,扎基虽然被揍了,消停了一会儿后,开始经常乐呵呵的往地球跑,而且每次都是去找孤门。就像今天,诺亚又看到黑暗王朝的大当家飞向了地球,心情极度不爽的诺亚,在扎基离开后找到了孤门。“诺亚!?”孤门见到他时着实吃了一惊。“好久不见,孤门……扎基刚刚来过了?”诺亚反倒有些尴尬了,假装寒暄了一两句。“你说石堀?”孤门笑了笑,“对啊,他刚刚过来找我。”石堀,叫的还真亲密啊。诺亚冷笑了一声,“那他找你做什么呢?”“诶?这个……恐怕不能告诉你。”孤门愣了一下,讪笑。不能告诉我,能告诉你却不能告诉我的事?诺亚眼灯闪烁着寒光,“怎么,你不相信我?扎基想要骗你还不容易,如果他又有什么阴谋呢?”孤门笑了笑,态度却也强硬了起来,“抱歉,诺亚,这是我答应石堀的,不能跟你说。不过我相信他这次是真心的。”“哼。那就这样吧。”诺亚冷哼一声,转身离开。孤门吞了吞口水,和石堀说的一样啊,诺亚实在不好相处,石堀,不,扎基,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喜欢上诺亚的呢?
゚+o。◈。o+゚+o。◈。o+゚+o。◈。o+゚+o。◈。o+切开是黑的的诺亚登场゚+o。◈。o+゚+o。◈。o+゚+o。◈。o+゚+o。
当扎基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面色阴沉的诺亚。微微愣了一下,扎基才想起来自己在返回黑暗王朝的时候被人从身后偷袭了,能那样悄无声息,完全不让扎基发现的,也就只有诺亚了。“诺亚?你这是做什么?”动了动手脚,却发现自己被绑着,扎基有些不自在。“你找孤门做什么。”诺亚冷冷的问。扎基愣了一下,脸颊忽然红了。“跟,跟你有关系吗?”“有关系。”诺亚俯身吻住扎基的唇,“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孤门?不过是自己的一个适能者,一个人类罢了,他有什么资格和自己抢扎基?他有什么资格被扎基喜欢?呵,扎基,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我会把你绑在我的床上,哪里,都不许去。
后来被吃干抹净的扎基向诺亚解释了自己只是想找孤门请教一下怎么追诺亚,毕竟孤门是唯一一个曾经变成诺亚的人类。诺亚跪在搓衣板上笑了笑,媳妇我这不是害怕你喜欢上别人么。坐在床上揉腰的扎基瞪了诺亚一眼,不由啧啧赞叹,世人都说诺亚圣光普照,超凡脱俗,实际上这家伙就是一个腹黑的袭胸怪!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梦希」记忆深处

一个普通的早晨,梦比优斯醒来,下意识地去摸身旁的人,却什么也没摸到。猛地坐起来,却愣住了。他……一直都是一个奥住啊,那么,他是想摸到什么呢?
披上披风向训练场走去,如今的他,也是一名教官了。“梦比优斯教官!”一路上,有不少小奥对他打招呼,他也一一回应。“咦?您不是……梦比优斯教官?您到这里来做什么?”面前忽然出现一个蓝族的身影,梦比优斯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宇宙科学技术局门口。“啊……没什么,我一时好奇想来看看。”虽然有些疑惑,可是梦比优斯的记忆深处,有什么画面在悄然苏醒。走进科学局,梦比优斯发现自己对这里的路很熟悉,奇怪,自己以前……来过科学局吗?回过神,已经站在了某个实验室前,梦比优斯抬手摁在门上的指纹系别系统,门——开了。梦比优斯的疑惑越来越多,抬腿走进去,梦比优斯静静的看着实验室中的一切……“小梦,不要随便动这里的东西。”一个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梦比优斯猛地回头,却看不到任何人。
不对,不对!记忆深处,分明就有一个蓝色的身影!梦比优斯跑向宇宙警备队总部,“佐菲哥哥!”“梦比优斯?怎么了?”“佐菲哥哥……我想请一天假。”佐菲诧异地看着梦比优斯,这个向来积极的少年,也会请假?梦比优斯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坚定地看着佐菲。“我知道了,你去吧。”“谢谢佐菲哥哥!”
地球。虽然当时Guys的众人已经不在了,可是当日野比未来出现在Guys时,一个少年还是认出了梦比优斯。他带梦比优斯看了自己在地球作战的记录,看了和当时的大家的合照,明明一切都没有错,只是……等等!梦比优斯目光落在了“消灭捕食者博伽茹”这一栏上。博伽茹……咦?“消灭巴巴尔星人”,因为巴巴尔星人冒充自己的样子?不,不对!“如果他们是因为蓝色身体而不被人类接纳,那就是我的问题了。”那个温柔坚定的声音,是谁?
梦比优斯静静地在宇宙中游荡,记忆深处那个蓝色的身影似乎清晰了一些,却依旧模模糊糊。忽然,一颗美丽的行星进入梦比优斯的视线。“阿柏星……”几乎是脱口而出,梦比优斯落在了阿柏星上。“好久不见,小梦。”阿柏出现在梦比优斯的眼前,“咦?怎么你今天没有和阿光一起来吗?”“阿光……”梦比优斯念了一遍这两个字,记忆的禁锢,忽然冲破!“希卡利!”
“怎么样?希卡利,他们都不记得你了,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蓝色的身体上伤痕累累,金色的血液结成血痂,胸前的计时器闪的格外急促,希卡利的眼灯,却依旧明亮如初。美菲拉斯狠狠的一鞭子抽在希卡利身上,“说!密码到底是什么!”希卡利为了将终极战斗仪彻底封印,设计出了一个耐高温的屏障,而这个屏障有着特殊的开关,只有知道密码的人才能打开。当初是梦比优斯到炎之谷放置的屏障,所以知道密码的,只有梦希两人。黑暗四天王想要取出终极战斗仪复活安培拉,就只有解开这个屏障。所以他们抓走了希卡利,并封印了众人对希卡利的记忆,比起梦比优斯,知道希卡利的人更少,可是他们终究遗忘了阿柏星,也没有料到梦比优斯对于希卡利的感情,是那样深。
希卡利淡漠不语,手腕上的骑士气息看起来已经失去了光彩,但是其实他正在借助骑士气息和梦比优斯气息的相同,与梦比优斯进行心灵感应。“阿光!我马上就过去!你等等!!我一定会去救你的!”这边梦比优斯已经炸了,敢这么欺负他家阿光!而希卡利依旧是平静的说:“别着急,你先通知佐菲他们。”顿了顿,希卡利还是说:“小梦,我没事。你能够记起我,我很开心。”梦比优斯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说:“因为我,最喜欢阿光了啊。”
于是希卡利被成功营救,梦比优斯看着被推进急救室的希卡利,手紧握成拳。即使希卡利怎么安慰自己没什么事,可是要是他再晚来一会儿,希卡利他……就会第二次从自己的生命中溜走了吧。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梦比优斯回头,是尤莉安。“不用担心啦小梦比,希卡利还是很坚强的。我跟他认识这么久,就知道,他一定不想让你为他伤心,你或许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忘了希卡利,真是该死,可是,你也是第一个记起他的人,救出他的人。”
希卡利出院后,日子恢复到了正常。依旧是一个普通的早晨,梦比优斯醒来,下意识地去摸身旁的人,便摸到了一个蓝色的身体。满足的将蓝族抱入怀中,希卡利猛地醒过来,“怎么了?”“没事……起床吧阿光。”两人披上自己的披风,梦比优斯将希卡利送到宇宙科学技术局门口,“其实你真的没必要送我到这里的。”“没事的,我想看着阿光走进去。”梦比优斯看着希卡利无奈的整了整身上蓝色的披风,周围不时走过一两个蓝族奥,“梦比优斯教官!希卡利局长!”“你们好。”梦希同时答到。梦比优斯微笑,啊啊,这才对啊。
记忆深处的蓝色身影与面前的蓝族奥重合,梦比优斯忽然上前,在希卡利的脸上落下一个吻。希卡利瞬间脸红了,推开梦比优斯走进科学局,梦比优斯轻笑,步履轻盈的走向训练场。
————————————————————————————————————————————————
睡梦中的梦比优斯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床头,黑白照片中的蓝族奥是他记忆深处的身影。
——End——
现实是梦比优斯记起希卡利并赶到时,希卡利已经化作光消散了,梦比优斯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沉醉在梦中

龙言向,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哥!我带朋友回来玩啦!”乐正绫元气的声音传入耳畔,乐正龙牙在房间里头也不抬,“嗯,我还在工作,你们随意。”反正也就是那个吃货洛天依吧,没办法,谁让阿绫喜欢上天依了呢。诶,幸好他乐正集团家大业大。时间流逝,当乐正龙牙直起身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走出房门想给自己倒一杯水的乐正龙牙,呆呆的看着桌子上精美可口的饭菜,what???
乐正龙牙知道乐正绫虽然会,但只是简单的几个菜而已,而洛天依……简直就是黑暗料理好么!所以,这菜……也不像是外卖啊?“啊,龙牙哥,你自己出来了,正好不用去叫你吃饭了。”洛天依将一盘糖醋排骨放到桌子上。“天依,这是……”“是阿和做的啦,阿和手艺可好了!”洛天依吃货属性暴露,“作为她舍友的我天天都有口福呢!”“舍友?”原来洛天依是和别人合租啊……这样想着,乐正绫和言和走了出来。乐正龙牙微微一愣,白色的短发,蓝色的眼眸清澈明亮,面容姣好,肤如凝脂,身材纤细。“女,女孩子吧?”乐正龙牙做着深呼吸,真是……太可爱了啊!“你好,我叫言和,是天依和阿绫的好朋友。”言和微微一笑,中性而清冷的嗓音却让乐正龙牙无端红了脸颊,“我,我是阿绫的哥哥,乐正龙牙。”然而乐正龙牙还是要正经的自我介绍。“我知道,阿绫和天依都提起过。龙牙哥是个很帅气可靠的前辈。”乐正龙牙脸颊发烫,却还是抓住了言和语句中的那一个词,“前辈?”“是啊,阿和即将成为我们五色战队的第六人。”乐正绫笑着说,“老V前些日子不是说了吗,有一个女孩子要加入。”乐正龙牙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说:“那么,欢迎你的加入。”“谢谢。”绝世的笑颜绽放,乐正龙牙只觉得自己要停止呼吸。
“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都要凉了。”洛天依默默的提出抗议。言和失笑,“走吧。”“哇哦,真好吃!阿和你教教我吧!”洛天依一边大快朵颐,一边星星眼的看着言和。“可以啊。我很乐意。”言和也知道洛天依的手艺如何,却没有一丝犹豫。“龙牙前辈,怎么样?”言和转头看向乐正龙牙,乐正绫和洛天依都知道她的手艺,她想知道,乐正龙牙的看法。“很好吃。”乐正龙牙报以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这简直就可以和餐馆相比了!“那就好。”言和浅笑。
“……阿绫。”“干嘛?”“你有言和的手机号吧?”“噗哈哈哈哈!我和天依想的果然没错!”“诶?”乐正龙牙表示一脸懵。“我就说嘛,阿和那么可爱,老哥你一定会陷进去的!”乐正绫信心满满,“要手机号可以,只是……”一张黑卡丢到眼前,“随便刷。”乐正绫含笑收下,心中却暗暗震惊,黑卡啊……看来老哥对于阿和真是……
“言儿。”“龙牙,怎么了?”“你知道吗,当初我对你是一见钟情哦。”“……”“所以嘛……”“乐正龙牙,关于乐正詟5岁就对领家女孩一见钟情这件事,我不信。”
「烂尾了……」